新華網 正文
老年保障體系建設刻不容緩
2019-02-28 08:22:11 來源: 經濟日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人口老齡化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體現,但也帶來了諸多挑戰和社會風險

  未來,老年保障體系的發展應朝著覆蓋全民、公平共享、管理科學、內容全面、水平適度、責任共擔、多元參與、可持續的方向發展

  人口快速老齡化,是當前和未來一段時間我國需要面臨的重要問題之一,如何確保老年人安享晚年、老有所養已成為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的話題。

  相關數據顯示,預計到2020年,全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達2.55億左右,占總人口比重提升至17.8%左右;高齡老年人將升至2900萬人左右,獨居和空巢老年人將達1.18億人左右,老年撫養比將提高到28%左右。

  “人口老齡化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體現,但也帶來了諸多挑戰和社會風險。因此,迫切需要加強老年保障體系建設。”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所長王延中在“《社會保障綠皮書(2019)》發布會暨中國社會保障發展七十年學術研討會”上表示。

  加強老年保障體系建設,首先需要回答這樣一個問題——什么樣的老齡化是我們的發展目標?

  “免除老年經濟之憂”是基礎目標。“經濟保障需求是老年人的基本需求,應為其提供充足的基本經濟支持,在年老之前和年老之后都應有相應的準備。”首都師范大學管理學院副教授龍玉其說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基本生活保障層面,老年保障體系的發展還應綜合考慮老年人的全方位需求,尤其是精神生活和社會參與。由此,實現“老年生活之樂”成了高層次目標和新時代完善老年保障體系的基本要求。

  “未來,老年保障體系應朝著覆蓋全民、公平共享、管理科學、內容全面、水平適度、責任共擔、多元參與、可持續方向發展。”龍玉其說。

  此外,在老年保障體系建設過程中,應將經濟保障作為老年保障的首要內容,建立科學的老年經濟保障機制,讓老年人獲得適度、穩定的經濟來源。

  服務保障的目的在于,更有效地提高老年人生活質量。專家建議,采取“有償”與“無償”相結合的方式,對部分孤寡老人、“五保戶”、貧困老人給予一定的基本無償服務。同時,對經濟收入相對較高的老人,鼓勵其通過市場購買方式獲取服務。在此過程中,政府需加強市場監管并提供一定的政策支持。

  “精神保障則包括正式渠道和非正式渠道兩類。”王延中說,要發揮政府在老年人精神保障中的作用,通過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,宣傳、支持和倡導重視老年人精神保障,構建敬老、愛老、孝老的社會環境。同時,還要充分運用政府之外的資源,調動家庭、親屬和社會等非正式主體的積極性,實現正式渠道與非正式渠道相互補充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資金投入和制度建設,加強老年保障體系建設也離不開科學、高效的管理體制。王延中認為,接下來,應積極、穩妥推進老年保障立法,推動政府職能向監督管理、提供基本養老保障轉變,構建適度集中、權責一致的老年保障監督管理體制和協調機制。

  對此,業內人士表示,老年保障的責任主體包括政府主體、市場主體、社會主體、混合主體四大類,據此劃分,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角度切入,探索建立“四支柱”老年保障體系。具體來看,“四支柱”分別為福利性養老保障支柱、社會保險型養老保障支柱、社會性養老保障支柱、商業性養老保障支柱。

  “不同養老保障支柱在保障目標、保障方式、保障對象、保障機制、資金籌集、責任分擔機制、待遇給付、管理服務等方面均有所不同。”龍玉其說。

  “福利性養老保障”,既包括對貧困老年人給予最低生活的經濟支持,又包括對部分弱勢老年群體提供免費的基本養老公共服務。

  “社會保險型養老保障”遵循權利與義務相結合的原則,主要由雇主和雇員共同繳費籌資,強調社會保險體系的自我平衡。

  “社會性養老保障”主要基于公益慈善事業,以民間組織作為養老保障的主體。

  “商業性養老保障”強調在老年保障過程中對于市場資源和市場機制的運用,即以市場化方式為老年人提供更高、更多樣化的老年保障,以滿足不同收入人群的差異化保障需求。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劉陽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樂高“垂直城市”概念模型亮相上海中心大廈
樂高“垂直城市”概念模型亮相上海中心大廈
山東臺兒莊:古城水鄉顯春意
山東臺兒莊:古城水鄉顯春意
攻堅,為了美麗中國——黨的十八大以來污染防治紀實
攻堅,為了美麗中國——黨的十八大以來污染防治紀實
鄉村振興好風景
鄉村振興好風景

?
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691124172957
大发快三计划软件免费版